设置seo信息

行業資訊

緩解“棄風、棄光” 國家首次劃定重點地區保障性收購電量

2016-06-02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5月31日,國家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聯合發佈《關於做好風電、光伏發電全額保障性收購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核定了重點地區新能源發電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

 

“《通知》作為落實今年3月24日印發的《可再生能源發電全額保障性收購管理辦法》的核心措施,為落實《可再生能源法》規定的全額保障性收購提供了具體措施和手段。”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岩對21世紀經濟報導分析,這也為“棄風、棄光”企業進行維權提供了法律依據。

 

不過,儘管國家一直從政策上鼓勵新能源的發展,但是從現實看,“棄風、棄光”現象十分嚴重。

 

以風電為例。統計資料顯示,今年一季度全國棄風情況愈發嚴峻,棄風電量192億千瓦時,同比增加85億千瓦時,已超過去年棄風總量的一半,平均棄風率26%,同比上升7個百分點,“三北”地區平均棄風率逼近40%。

 

發改委能源所研究員時璟麗對21世紀經濟報導分析,《通知》如果能夠執行,對緩解“棄風、棄光”會起到很大作用,但在地方能否得到很好的執行還有待觀察。

 

風光發電最低保障收購小時數

 

根據《通知》,風電四類資源區都明確了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

 

其中,在I類資源區中,內蒙古自治區除赤峰市、通遼市、興安盟、呼倫貝爾市以外其他地區為2000小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伊犁哈薩克族自治州、克拉瑪依市、石河子市為1900小時。

 

在II類資源區中,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通遼市、興安盟、呼倫貝爾市為1900小時;河北張家口地區為2000小時;甘肅省嘉峪關市、酒泉市為1800小時。

 

在III類資源區中,甘肅省除嘉峪關市、酒泉市以外其他地區為1800小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除烏魯木齊市、伊犁哈薩克族自治州、克拉瑪依市、石河子市以外其他地區為1800小時;吉林省白城市、松原市為1800小時;黑龍江省雞西市、雙鴨山市、七台河市、綏化市、伊春市,大興安嶺地區為1900小時;寧夏地區為1850小時。

 

在IV類資源區,黑龍江省其他地區、吉林省其他地區為1850小時和1800小時,遼寧為1850小時,山西省忻州市、朔州市、大同市為1900小時。

 

同時,《通知》也明確了光伏發電兩類資源區的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

 

其中,在I類資源區中,寧夏,青海海西,甘肅嘉峪關、武威、張掖、酒泉、敦煌、金昌,新疆哈密、塔城、阿勒泰、克拉瑪依,內蒙除赤峰、通遼、興安盟、呼倫貝爾以外地區為1500小時。

 

在II類資源區中,青海除I類外其他地區1450小時;甘肅除I類外其他地區、內蒙古赤峰、通遼、興安盟、呼倫貝爾、河北承德、張家口、唐山、秦皇島、山西大同、朔州、忻州為1400小時;新疆除I類外其他地區為1350小時;黑龍江、吉林、遼寧和陝西榆林、延安為1300小時。

 

《通知》提出,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將根據新能源並網運行、成本變化等情況適時調整。

 

低於最低保障收購小時數地區禁止新建新能源專案

 

《通知》要求,確保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以內的電量以最高優先等級優先發電。

 

兩部門要求,各地部門和電網調度機構應嚴格落實《關於有序放開發用電計畫的實施意見》中關於優先發電順序的要求,嚴禁對保障範圍內的電量採取由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向煤電等其他電源支付費用的方式來獲取發電權。

 

《通知》提出,保障性收購電量應由電網企業按標杆上網電價和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全額結算,超出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的部分應通過市場交易方式消納,由風電、光伏發電企業與售電企業或電力使用者通過市場化的方式進行交易,並按新能源標杆上網電價與當地煤電標杆上網電價(含脫硫、脫硝、除塵)的差額享受可再生能源補貼。

 

兩部門要求,鼓勵各地提出並落實更高的保障目標。目前實際運行小時數低於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的省(區、市)應根據實際情況,應提高到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

 

《通知》強調,除資源條件影響外,未達到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要求的省(區、市),不得再新開工建設風電、光伏電站專案(含已納入規劃或完成核准的專案)。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保障性收購小時數的確定主要適用於棄風、棄光嚴重地區,不存在限制可再生能源發電情況的地區,電網企業應根據其資源條件保障可再生能源並網發電專案發電量全額收購。”秦海岩說。

 

為此,《通知》提出,未制定保障性收購要求的地區,應根據資源條件按標杆上網電價全額收購風電、光伏發電項目發電量。未經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同意,不得隨意設定最低保障收購年利用小時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