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seo信息

行業資訊

原油期貨上市,這些真相你必須知道!

2018-03-27   來源:新華社

  我國原油期貨於3月26日正式掛牌交易。作為我國首個對境外投資者開放的大宗商品期貨品種,加上標的物為全球第一大宗商品,原油期貨的掛牌不僅引國內社會廣泛關注,也成為外界觀察金融市場國際化的一扇“窗口”,包括“石油人民幣”等一系列爭議甚囂塵上,關於原油、關於期貨,這些真相您必須知道。

【關於全球第一大宗商品】

  石油俗稱“黑金”,自從被發現和利用開始,石油一定程度上就和人類文明、命運緊密相連,在歷史上,石油不僅僅是一種重要的能源,也常常被當作武器,在中東戰爭、兩伊戰爭等局部性戰爭的“刀光劍影”中都是重要的誘發因素。

  因為石油如此重要,石油工業發展史上也出現一些影響深遠的論斷,比如“石油峰值論”,由上世紀50年代美國地質學家提出,核心觀點是石油作為不可再生資源,任何地區的石油產量都會達到最高點,達到峰值後該地區的石油產量將不可避免開始下降。

  “石油峰值論”時不時在石油市場掀起波瀾,在部分產油國供應下降的時段影響尤甚,然而連提出“石油峰值論”的地質學家最後也不得不坦白,“石油峰值論”更多是石油生產巨頭利益驅動下的一場騙局。

  當前,世界石油市場呈現出兩大新格局:

  ——生產西移:東帆能源諮詢公司總裁陳衛東認為,進入21世紀後,中國和美國共同改變了世界的石油天然氣供需格局,其中美國的非常規油氣革命改變了石油天然氣的供給格局。美國能源情報署的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原油產量超過沙烏地阿拉伯,成為全球第一大產油國。

  美國從石油進口國向石油出口國的轉變,改變了石油市場的定價,也影響了石油市場的競爭格局。“非常規油氣發展給全球石油工業帶來五大衝擊。”陳衛東認為,首先是市場供應增加;定價機制發生改變,美國眾多石油生產商接替中東國家石油公司成為“機動生產者”;同時也大大擴張了油氣技術的可開採資源量,從根本上改變了人們對油氣資源的認識,再次是資本和油氣產業的融合加速,金融資本對美國石油工業具有更多話語權;最後是推動了氣價的獨立,美國大規模出口液化天然氣,加快了天然氣成為類似於石油的獨立大宗商品進程。

  ——消費東移:在消費端,則是中國需求為首的亞太地區成為全球需求增長的主要動力,亞太地區的消費量量在全球的占比也超過30%,超過北美和歐洲市場,亞太地區的中國等經濟體已逐漸接替美國成為最大的油氣資源進口國和最大的對外投資國。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中國石油進口的規模越來越大,中國市場、資本和全球石油工業一直在發生緊密的“雙向互動”:中國市場成為各大油氣生產大國激烈競爭的最大市場;而中國資本開始尋求世界資源,資源國也在尋求“牽手”中國資本。

【關於原油期貨的籌備歷程】

  作為全球第一大宗商品,同時著眼於期貨價格成為國際定價場所的現實,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過程中,我國一直很重視石油期貨市場對規避價格風險、建立石油定價參考的重要作用。

  早在1992年,我國就成立石油交易所,嘗試推出石油期貨交易,當時在上海石油交易所成功上市第一個原油期貨合約,並相繼推出了汽油、柴油、燃料油等多個成品油期貨大品種,成交量一度位居世界前三,僅次於紐約和倫敦的石油期貨交易。

  然而1994年原油、成品油的流通體制改革取消了原油、成品油價格“雙軌制”,改為統一定價,失去了市場價格形成的基礎,國內石油期貨交易不得萎縮,1995年中國證監會叫停石油及成品油期貨交易。

  但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石油石化市場參與者並沒有放棄在周邊市場探索期貨定價的努力。典型的是2004年上海期貨交易所上市了燃料油期貨合約,並在2013年再度上市石油瀝青期貨,為燃料油、石油瀝青行業上下游企業提供價格風險管理工具的同時,也被市場認為是真正迎接大品種原油上市期貨交易前的“綜合演練”。

  近年來伴隨我國石油進口規模的不斷擴大、石油體制改革加快以及國內石油市場在國際影響力的提升,企業對規避價格風險機制的需求越來越大,同時形成一個綜合反映中國及亞太地區市場供需的價格參考也越來越緊迫。

  市場驅動的創新在2013年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成立後進入加速期,到目前,人民銀行、海關總署、財政部、質檢總局等彙集多個部委對原油期貨支持的配套政策都已發佈,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也在2017年5月發佈了原油期貨標準合約及一攬子配套管理規則。

【關於原油期貨的“獨特氣質”】

  不同於我國現行上市的期貨品種,原油期貨的設計原則是“國際平臺、淨價交易、保稅交割、人民幣計價”;“國際平臺”即交易、交割和結算國際化,境內外投資者在同一平臺參與交易;“淨價交易”是計價與國際接軌,不含關稅、增值稅,區別於目前國內期貨價格的含稅交易;“保稅交割”是依託保稅區的油庫,進行實物交割;“人民幣計價”就是採用人民幣進行交易、結算和交割,接受美元等外匯資金作為保證金使用。

  基於“獨特氣質”,原油期貨的上市將誕生我國金融市場的多個紀錄:

  ——首個國際化期貨品種。包括跨國石油企業、國際原油貿易商、大宗商品投行等機構投資者將與境內機構投資和個人投資者同台交易,境外交易者將有四種模式進入市場進行交易:一是作為境外特殊非經紀參與者直接參與;二是作為境外特殊經紀參與者的客戶參與;三是作為境內期貨公司會員的客戶參與;四是通過境外仲介機構參與。

  ——首個實現貨幣自由兌換的期貨交易品種。國家外匯管理局此前已發佈關於境外交易者和境外經紀機構從事境內特定品種期貨交易外匯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明確境外交易者、境外經紀機構可以外匯或人民幣形式匯入資金從事境內特定品種的期貨交易,不必事先兌換成人民幣。“原油期貨上市初期可能會確定哪些外幣可以沖抵保證金,約定匯出的幣種,進行專門的管理,實現"從哪里來回到哪里去",不會對境內外匯市場帶來影響。”有業內人士指出。

  ——首個建立投資者適當性制度的商品期貨品種。與其他商品期貨交易相比,原油期貨入市交易也適用於類似金融期貨品種的投資者適當性制度,即單位客戶申請開立能源中心交易編碼的,申請交易編碼前5個工作日該單位客戶保證金帳戶可用資金餘額均不低於人民幣100萬元或者等值外幣;個人客戶個人客戶申請開立能源中心交易編碼時,申請交易編碼前該個人客戶5個工作日保證金帳戶可用資金餘額均不低於人民幣50萬元或者等值外幣。同時單位客戶、個人客戶還需符合知識測試要求、交易經歷要求等。

【 關於與紐約、倫敦原油期貨市場的關係】

  在業界專家看來,“上海油”將是當前紐約、倫敦兩大基準石油定價體系的有益補充,一方面,石油定價逐漸轉向區域化,上海油所在的亞太區域本身就缺乏一個認同度較高的基準,另一方面“上海油”交易的標準品是中質含硫原油,與紐約、倫敦兩地交易的輕質原油也有所錯位。同時還可以與紐約、倫敦形成相互補充的全球24小時連續交易機制。

  “上海原油期貨的推出不僅不會與倫敦、紐約形成競爭,反而可能因為全球原油市場的"東西"套利交易增加兩大市場的交易和持倉量。”富善投資高級研究員董丹丹認為。

  業界專家表示,“上海油”上市首要將服務於與中國市場產生聯繫的境內外企業和投資者,包括石油生產商、貿易商和投資銀行,尤其是滿足國內企業面臨的價格波動風險、套期保值需求。

  未來石油企業參與的增多和期貨市場的發展將得到相互促進,期貨市場助力石油相關企業穩定發展,石油企業的參與則進一步促進期貨市場的功能發揮。

【關於“石油人民幣”】

  首個以人民幣計價的國際化期貨品種,同時也處於較敏感的石油市場,中國的“石油人民幣”佈局是外界炒作的焦點,但在業內專家看來,“石油人民幣”不會一蹴而就,美元作為國際貿易的重要結算貨幣短期受到的衝擊會非常有限。

  一家迪拜銀行的主管認為,以美元計價石油是一個長期通行的國際做法,不可能因為中國市場推出了原油期貨,就在石油市場出現以人民幣替換美元結算的狀況。

  “當然從長期看,隨著中國市場的交易規模擴大,以人民幣結算的原油貿易會增加,但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在業內專家看來。

【關於“門檻”和2018年油價】

  按照原油期貨標準合約,“上海油”的交易單位為每手1000桶,漲跌停板限制為4%,最低交易保證金為合約價值的5%,按照目前油價每桶60美元左右簡單計算,投資者交易1手原油期貨合約的保證金約1.9萬元。

  “當然投資者實際參與交易,必須要有高於5%的保證金比例,同時也要達到投資者適當性制度要求的保證金量。”混沌天成期貨分析師孫永剛表示。

  在目前國際油價處於相對中間價位附近推出期貨交易,在業內專家看來,“上海油”距離上市成功更近一步。“至少在初期,投資者的參與成本較低,更有利於市場的活躍。”摩科瑞能源高級交易員李立忠認為。

  在一些專家看來,實際上,整個2018年,國際油價或會維持相對穩定。“在2018年,原油市場仍然處於再平衡的過程中。”中海油進出口公司首席經濟師佘建躍認為,原油的需求端仍在增長,幅度預計與2017年的水準相當,而供應端的“一減一增”仍在博弈,歐佩克的減產仍是供需平衡的關鍵因素,而借助油價的修復,美國葉岩油預計將保持明顯增長。整體上,2018年市場將穩中走強,無疑也是上市原油期貨的良好時機。

【關於對普通消費者的影響】

  期貨專家常清表示,對於原油期貨,普通消費者可能不會參與交易,但影響仍在,一方面期貨市場公開形成的價格,消費者也可以通過價格的變動來理解市場發生的變化,而另一方面在原油期貨成熟時,相關產品的定價也可能對普通消費者產生一定影響。

  “特別是成品油的定價,隨著市場的逐步成熟,成品油價格的適時變動可能不是"夢"。”混沌天成期貨研究院院長葉燕武認為。

  目前我國成品油定價機制是綜合根據國際油價的變動,每10個工作日調整一次,當汽、柴油的漲或降價幅度低於每噸50元,為節約社會成本,零售價暫不調整,納入下次累加或沖抵。

  一些專家認為,一旦“上海油”的運行充分反映中國市場的供需狀況和市場預期,國內成品油的定價很可能會以“上海油”為基準,更加透明,變動更加頻繁,也更符合市場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