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seo信息

媒體關注

“双控”高压下再获百亿大单,协鑫颗粒硅到底“香”在哪?

2021-09-26   來源:上海證券報

面對“雙碳”目標的倒逼,國家發改委一紙名為“全國晴雨錶”的紅頭文件,將全國多省份推上了“雙控”清單。


在這股高壓態勢下上,協鑫顆粒矽卻一騎絕塵,再度斬獲百億訂單。

 

9月23日,雙良節能(600481.SH)發佈公告稱,其全資子公司雙良矽材料(包頭)有限公司與江蘇中能矽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矽料戰略合作協議書》。

 

根據合同,雙方約定2021年9月-2026年12月期間,雙良節能將向江蘇中能採購原材料多晶矽料(包括塊狀矽和顆粒矽)5.275萬噸。


按照矽業分會最新市場價格(2021年9月22日)測算,該協議預計採購金額約為112.09億元。

 

這是保利協鑫(03800.HK)今年拿下的第4份大單。

 

市場是檢驗產品最好的“試金石”。自去年下半年對外宣佈顆粒矽量產後,協鑫在行業內扔下了一顆“深水炸彈”,下游廠商紛至遝來,求簽長單。


截至目前,這家有著“矽王”之稱的行業巨頭在手訂單達63.995萬噸。

 

除了矽料價格“高燒不退”的原因外,顆粒矽自身獨有的技術優和成本等綜合優勢亦是下游廠商追捧的重要原因。

 

9月23日,“雙碳”目標實施一周年之際,《證券日報》舉辦的2021中國清潔能源科技資本峰會,協鑫集團董事長朱共山百忙之中撥冗參會,在介紹顆粒矽技術時稱,“可以將多晶矽電耗由原來協鑫推出的西門子改良法的60Kwh/Kg降低到約15Kwh/Kg,綜合電耗降低70%以上”。

 

顆粒矽的優勢同樣得到了行業及券商分析機構的認可。浙商券商剛剛發佈的研究報告稱,“顆粒矽擁有成本更低、品質更好、投產週期更短、能耗更低等優勢,值得資本市場和投資者期待”。

 

截至目前,協鑫集團是全球唯一具備用FBR工藝製備顆粒矽量產能力的研發與製造商。


儘管顆粒矽的產能遠遠不能儘快滿足市場,但隨著徐州10萬噸、樂山10萬噸、包頭30萬噸等生產基地的投擴建,協鑫一年前投下的“深水炸彈”或將掀起更大的風浪。

 

01

屢獲大單

 

與雙良節能簽訂的百億訂單僅是保利協鑫已簽訂單中最小的一個。



 

上一次與該公司簽署大單的是老牌光伏巨頭晶澳太陽能。

 

今年5月27日,晶澳科技(002459.SZ)子公司東海晶澳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與江蘇中能簽署《多晶矽購銷框架合作協議》。

 

根據協議,東海晶澳將於2021年7月1日至2026年6月30日期間向江蘇中能採購顆粒矽,預計總採購量約14.58 萬噸,折算平均每年採購達2.916萬噸。

 

光伏行業研究機構亞化諮詢認為,這是一項足以載入多晶矽和光伏行業發展史冊的事件,標誌著顆粒矽將攜一系列優勢,對多晶矽市場吹響全面進攻的號角。

 

協鑫在顆粒矽上的佈局最早要追溯到2010年。彼時,江蘇中能已經開始自主研發顆粒矽技術,並通過收購海外資產,實現顆粒矽量產。


在十年磨一劍之後,協鑫於去年下半年開始在行業內掀起顆粒矽“風暴”。

 

2020年9月8日,江蘇中能宣佈擴產5.4萬噸顆粒矽專案正式開工,根據公開資料,這個全球規模最大的顆粒矽專案將採用協鑫獨創的矽烷流化床法(FBR)批量生產。

 

資料顯示,此次開工的5.4萬噸顆粒矽專案規劃占地600畝,計畫分兩期建設,一期於2021年6月年產能擴至3萬噸,2021年底年產能擴至5.4萬噸。

 

事實上,當協鑫公佈顆粒矽量產消息時,業界曾一片譁然。


但進入到2021年,兩份顆粒矽巨額大單協議打消了市場的質疑,“矽王”回歸的戰鼓已經擂響。

 

今年2月2日,隆基股份(601012.SH)發佈公告稱,與江蘇中能簽署了一項矽料採購長單。


根據採購協議,江蘇中能將於2021年3月至2023年12月期間向隆基股份及其7家附屬公司銷售合共不少於91400噸多晶矽。

 

同一天,中環股份則拋來了更大的訂單。根據協議,江蘇中能將於2022年1月至2026年12月期間向中環股份附屬公司天津環睿銷售合共35萬噸多晶矽。

 

據業內測算,若按矽業分會公佈的當時矽料價格9萬元/噸估算,上述兩份訂單金額預估價值將達到近400億元。

 

如今,矽料價格已站上20萬元/噸。若按照當前的價格估算,上述訂單價值將翻倍,達到800億元以上。

 

在陸續拿下大額訂單的同時,保利協鑫也在加緊產能的建設進度。



 

除了徐州規劃總產能10萬噸顆粒矽專案外,2020年10月18日,保利協鑫在四川樂山規劃的10萬噸顆粒矽總產能專案也正式開工建設。


這意味著世界矽烷流化床顆粒矽萬噸級俱樂部再添新成員。

 

資料顯示,樂山顆粒矽專案位於四川省樂山市五通橋區,主要用於單晶矽連續拉晶加料、高效多晶矽鑄錠鋪底以及塊狀多晶矽填隙增加裝爐量。

 

該專案得到了樂山市政府的全力支持。

 

同一天,保利協鑫另一份公告宣示著它將觸角伸向了內蒙古。該公司與上機數控達成合作,雙方擬於內蒙古投資、研發、生產30萬噸顆粒矽專案。

 

根據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書,江蘇中能與無錫上機擬就30萬噸顆粒矽生產及下游應用領域的研發專案進行合作。


該專案總投資預計為人民幣180億元,將分為三期具體實施,第一期設計產能擬為6萬噸,擬投資人民幣36億元。

 

 

02

崛起“密鑰”

 

2022年,協鑫的顆粒矽產能將大體量陸續釋放,崛起似乎勢不可擋。

 

亞化諮詢分析認為,保利協鑫已宣佈的顆粒矽規劃總產能高達50萬噸/年,若全部投產,憑藉成本優勢,顆粒矽有望佔據中國光伏多晶矽50%以上的市場份額

 

顆粒矽是採用矽烷流化床法(FBR)生產的顆粒狀多晶矽。而目前主流的多晶矽則主要為改良西門子法和矽烷法生產出來的柱狀多晶矽。

 

亞化諮詢研究表明,顆粒矽的崛起需要具備三個必要條件:技術成熟,實現大規模穩定生產;產品品質得到潛在客戶認可;產能建設可以滿足下游需求。

 

從技術成熟的維度來看,成本是最重要的一個核心參數。



 

“根據我們實測,FBR顆粒矽綜合電耗僅為18千瓦時/千克,遠低於行業規範。”保利協鑫研究院副院長蔣立民說。

 

浙商券商分析報告則稱,初步估算顆粒矽生產成本有望在28元/公斤左右(1.2萬/噸工業矽價格、包頭和樂山電價),對比傳統棒狀矽降低20%以上。

 

就核心降本要素而言,採用顆粒矽技術,專案初始投資能夠降低30%,電耗能夠降低70%,人工降低30%。

 

而從中長期來看,上述券商機構認為,顆粒矽加上連續直拉單晶技術(CCZ)有望在矽料、矽片環節綜合降本20%-30%,甚至更高。

 

一項關於顆粒矽成本預想測算表明,在統計矽耗、電耗、人工、折舊、耗材等成本要素後,顆粒矽的全成本約為每公斤不足35元,甚至更低。

 

上述券商報告還認為,FBR顆粒矽還在品質上比西門子棒狀矽更勝一籌。

 

“目前顆粒矽拉出的矽片部分電性能甚至更好、適用N型矽片;中長期搭配CCZ連續投料技術,顆粒矽拉棒頭尾電性能指標一致性更高、更適用拉N型矽片。”報告稱。

 

另一個優勢是顆粒矽產能建設週期更短。一般而言,傳統西門子法棒狀矽的產能建設週期需兩年,而顆粒矽的產能建設週期僅需一年多時間。

 

在使用端,由於顆粒矽大小形似“綠豆”,使得其填充性更好,可多裝15%-20%,更利於連續直拉單晶。

 

顆粒矽另一個獲得業界共識的絕對優勢是碳排放。在碳中和背景下,這無疑成為了其獨善其身的先天優勢。

 

依據國家發改委等相關部門的規定,高耗能、高排放的能源產業,將隨著“雙碳”目標向縱深推進,新批專案“雙控”准入門檻會越來越向上拉升,這無疑給顆粒矽讓出了更佳的賽道,擠出了更多的時間和更大的空間。

 

這意味著,大量生產、大量消耗、大量排放的生產模式和消費模式將一去不復返。而作為國民經濟的“毛細血管”,企業不再單純以經濟規模和財富指標來進行評價,而是以“碳生產力”論英雄。

 

“光伏上游製造環節佔據了光伏全生命週期“碳足跡”的80%到95%,僅顆粒矽一項,協鑫就可以帶動光伏發電全生命週期再次實現至少80%的碳減排。”朱共山說。

 

而根據專家統計,每節約1度電,就相應節約了0.4千克標準煤,同時減排0.272千克碳粉塵、0.997千克二氧化碳、0.03千克二氧化硫、0.015千克氮氧化物。
這是一道並不複雜的算術題。專家測算稱,僅矽料環節生產1吉瓦顆粒矽可減排13萬噸二氧化碳,較改良西門子法降低74%。而從整個產業鏈來看,生產1吉瓦組件至少可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47.7%。


更形象的對比是,與傳統改良西門子法棒狀矽電耗高相比,每10萬噸顆粒矽可減排二氧化碳500萬噸,相當於減少300萬輛汽車一年的排放量,基本上等同於深圳市或鄭州市的汽車停駛一年。
根據權威機構預測2025年全球光伏行業多晶矽料需求約為150萬噸,倘若屆時三分之二多晶矽升級為顆粒矽,那麼每年的減排量將超過中國年碳排放量150億噸的千分之三。

 

顆粒矽在碳減排上的優勢還得到了權威機構的認證。


5月29日,中國品質認證中心根據相關核查程式,為顆粒矽頒發了碳足跡證書。這是5月17日生態環境部發文以來,顆粒矽獲取的國內首張“碳足跡身份證”和權威鑒定書。



 

證書顯示,每功能單位顆粒矽的碳足跡數值僅為20.74千克二氧化碳當量。這個數值大大刷新了德國瓦克此前所創下的全球最低,每功能單位57.559千克二氧化碳當量的數據。


另有專家則測算稱,僅矽料環節生產1吉瓦顆粒矽可減排13萬噸二氧化碳,較改良西門子法降低74%。而從整個產業鏈來看,生產1吉瓦組件至少可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47.7%。

 

不過,在產能尚未大規模鋪開前,不論在光伏行業內,還是在資本市場,顆粒矽已經成為能否改變多晶矽競爭格局的熱議話題。

 

有分析認為,由於工藝上存在的問題,行業普遍把顆粒矽作為添加料使用,投料比例基本上控制在30%以下。

 

不過,在經多方調研後,一位券商人士稱,顆粒矽的投料比已可以達到50%,甚至70%-100%。


這意味著,顆粒矽已由“輔食”變成了“主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