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l

光伏扶貧

光伏精准扶貧: 從“輸血”到“造血”

2016-03-18   来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兩會期間,從各路能源代表亮出自己的提案,到政府層面一步步出臺發展措施、解讀相關政策,未來光伏發展的能見度越來越清晰。

 

近日,國家能源局發佈2016年定點扶貧與對口支援工作要點的通知,明確提出擴大光伏扶貧實施範圍。並強調探索資產收益扶貧,使清潔能源資源開發與建檔立卡貧困戶脫貧直接掛鉤,增加貧困人口收入,真正做到精准扶貧。

 

而在之後正式公佈的“十三五”規劃綱要(草案)中,針對新能源領域中的光伏發電、分散式光伏,綱要(草案)中寫明,“加快發展中東部及南方地區分散式風電、分散式光伏發電。”

 

代表建言光伏精准扶貧“很多偏遠農村,自然資源、土地條件、發展工商業條件、交通以及村民的教育水準有限,真正能有造血功能的可持續扶貧專案其實不多,但光伏扶貧是比較適合的。”人大代表、晶科能源CEO陳康平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光伏扶貧是目前而言比較適宜推廣的扶貧方式之一,“只要有光照,有能利用的荒山荒地、喜陰農作物上方的空間,廢棄魚塘或沉陷礦地以及農村居民屋頂,這樣只要太陽照著,農民就會有收入。”

 

2015年3月,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下發檔,為各地編制光伏扶貧實施方案提供參考依據。經過去一年,全國各地陸續開展,“但根據我們參與的安徽、貴州、廣東、廣西、雲南、 湖北、四川、重慶等多個地區的相關工作,落實與實施中仍遇到較多問題和困難,需要進一步解決。”

 

“扶貧的關鍵不是輸血,而是幫助其造血,要實現粗放扶貧到精准扶貧的轉變。”據陳康平介紹,扶貧資金幫助建定居用光伏發電系統後,可以為其提供週期長達25年以上的每年穩定收入來源,實現了“輸血”到“造血”的轉換。光伏發電作為清潔能源之一,也可有效保護當地的生態環境。

 

而在上述綱要(草案)中,也提出了貫徹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基本方略。在這方面,多家光伏企業也開始進入到這一領域進行試水。據青島昌盛日電太陽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吳曉峰介紹,光伏設施農業按一個基本單元20兆瓦計算,可建設1000畝規模化、標準化的設施農業,同時也可解決農民自建大棚缺乏資金、許多先進農業技術及設備無法應用的難題。

 

信達證券能源互聯網首席研究員曹寅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光伏扶貧很早就提出來,大概從2013年開始,後來逐步從西部地區向東部地區推進,尤其是安徽、山東、河北等地。主要形式是幫助農戶建設光伏、幫忙上網。”據曹寅介紹,國家以前扶貧款是撥到農戶手上,現在扶貧款變成光伏電站,發電賺錢,作為持續性補助給農民。“相當於以前我給你一條魚,現在給你一張網、一根釣竿,你可以不停地釣魚。”

 

步履維艱

 

一方面集中式地面光伏電站棄光現象嚴重,另一方面分散式光伏裝機占比嚴重落後,在業內人士看來已是舊聞。

 

具體到光伏農業的發展也存在著一定的短板,在吳曉峰看來,尤其是光伏農業標準的缺失,這不僅會造成企業資源投入的浪費,而且往往會催生一些“真光伏、假農業”項目的形成。

 

在此次兩會上,陳康平在議案中對發展光伏精准扶貧提出了四項建言。一是“戶用與小規模集中式相結合”。由於貧困戶的房屋年數較長、屋頂防水和承重偏差,建議政府綜合考慮與小規模集中式相結合,收益由多個貧困戶共用的模式。

 

其次要明確扶貧為銀行的責任之一,從資金量、年限和利率等方面落實。“以3KW戶用分散式光伏電站為例,價格一般在3萬元左右,通常每個地方到戶的扶貧資金僅 6000~8000元,其餘的75%左右需要銀行融資。”

 

再次,需要“加快農村電網改造工作,打通電力出口”,貧困地區的電網基礎建設相對薄弱,一方面應靈活放寬光伏裝機占並網點變壓器的容量比例,另一方面簡化電網改造審批手續。

 

最後,根據當地情況,與其電力形式相結合,爭取就近消納。在目前12.8萬個貧困村中,較大一部分位於雲南、貴州等西南地區,這些地區的電力多來自當地小水電。可引導白天使用光伏電力,多餘電量用於蓄水,晚上或者光伏電力不足時利用小水電調峰。